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金湖论坛

搜索
查看: 2374|回复: 2

[原创文学] 故乡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75

帖子

633

积分

418

金币

进士

Rank: 2

发表于 2021-1-20 12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 故乡
        乡愁是低矮的坟墓,你在里头,我在外头……故乡,在每个游子的心底都有着不同凡响的记忆。读着余光中的《乡愁》,我的眼角湿润了。柔软的心底一种要为故乡做点什么的冲动驱使着我,让我欲罢不能。


    自从1980年6月我初三考进淮安县前进中学,故乡变得生疏起来。

    我的故乡是淮安县黄码公社顺河大队王庄生产队,在美丽的京杭大运河南,五支东,北大路北边。她从南到北四排,一共二十几户人家。

    十年前,故乡被拆迁建大学城,记忆慢慢地模糊起来……

    可深入骨髓的儿时记忆不时地跳将出来,命笔成文记录我即将消失的村庄,记录我永不磨灭的关于故乡的点点滴滴。以告慰父老乡亲,告慰早已逝去的双亲。

队房

    打我记事起,我背着书包顺着第一排人家后的大路直向东,走约百米,经过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水沟,就来到了王庄人都熟悉的生产队队房前。

    坐北朝南的小队房,建在一个高出地面一米多的屋基上,它从西向东长约三十米,宽十米开外。

    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坯草房,只有一个对开的木质大门,走进大门一股浓郁的牛粪味扑面而来。你向东凝望,队房最东头的那头老水牛,一定瞪着大大的眼睛摇着尾巴哞哞地和你打招呼。  

    大门对面停着一台手扶拖拉机,墙边放着铁锨、叉等家具,拖拉机西边几个硕大的粮囤错落有致地排列着。

    队房面前是一个长方形晒谷场,长近百米,宽约五十米。

    晒谷场东边相邻的是我的母校顺河小学操场,从南到北比王庄晒谷场长点,宽又略为窄点。

    操场东边就是小学了,顺河小学共有两排房子,北边一排好长,一字排开足有百米长。从西向东依次是初一初二两个教室,占了六间,接着是老师宿舍一间,再向东就老师办公室了。办公室共三间,从大门进去,两间是老师办公室,挤挤地放了十二张咖啡室的办公桌。大门进来左边还有一道门,里间,一是老师值班室,二是油印室。

    办公室东边还有三个教室,是小学低年级学生教室。

    老师宿舍和初中一个班级南边三十米远处,学农田的右边,一排红砖瓦房坐落在那里,那是小学三四五年级三口教室。

    最前排教室前边是一个宽约十多米的排水沟,过了排水沟来到了北大路,北大路紧挨着的就是东西走向的北干渠。

    过了小闸口,向南望去,道理两侧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。近处就王庄生产队和国庆队的土地。

    小队房和学校后边是碧波荡漾的江海塘,这个水塘面积不小,横跨两个生产队,于是王庄和国庆两个队共有这个鱼塘。    这个江海塘呈弯勺形,东头大,向西变窄再向北。南与队房西边的那条小沟相通,北通向庄子的最后一排。


       儿时记忆中,江海塘有两件事记忆犹新。

    一是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,窗外呼啦啦的西北风呼啸着,期盼着棉裤的我只能躲进教室。偏偏每年冬季一场瑞雪总是如约而至,那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,整个村庄以及四周视野能及处一下子都变成了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。

    更让我们小伙伴惬意与期待的是,经过连日来零下十几度低温,江海塘再次迎来一年一度的冰封。整个江海塘一下子变成了溜冰场,同学们一边溜冰一边打着雪仗,快乐的笑声传向四面八方。

    第二件让我难忘的是江海塘年底出鱼。我们放了寒假,盼望着过年早点到来。每年腊月二十四送灶后,国庆和王庄生产队小队长聚在一起,商量着什么时间打水出鱼。

    我大就是王庄小队长,有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,所以我提前知道了出鱼的好日子。

    江海塘出鱼不是简单的事情,在两庄干部协调下,首先用直流泵打水。每年都在小队房后边磊起一道水坝,直径至少80cm的直流泵头朝南,在拖拉机头带动下,水泵向南头打水。

    直流泵哗啦啦的声音,配上柴油机的轰鸣,一下子把小伙伴们吸引过来。直流泵出水真快,亮晶晶的河水向南奔流。不时还有小鱼儿被水泵卷出,小伙伴们顺着水流向南打捞着江海塘的馈赠。

    江海塘是附近最大的河,要想把这里的水打完,没个一天半夜不行。

    我和小伙伴们爬上粗壮的柳树玩耍着,水泵从下午一直到天黑,江海塘的水像个没事人一样,才下去不到十公分。

    一觉醒来已是腊月二十六了,我睡个懒觉,一直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来。吃过早饭突然想起江海塘打水出鱼,一夜过来了,不知道江海塘到底什么情况了。想到这里,吆喝着小伙伴们,我们像战场上冲锋一样向队房狂奔。

    “嗬,嗬,嗬!”直流泵巨大的轰响听不到了,取而代之的是江海塘由远及近的叫喊声。小伙伴们冲到队房后边一看,江海塘里几只大桶晃悠着,一只只鱼鹰在水面扑腾着硕大的翅膀,水上水下机警地追逐着。


    “逮到大的啦!”突然,不远处的水面上水花四濺,晃眼的亮光闪动着,一条比鱼鹰大一倍的青鱼在水面上挣扎着。整个江海塘周围热闹起来,看热闹的大人小孩跟着起哄。那渔家一瞅,两腿一晃,脚下的一叶小舟即刻贴近鱼鹰,渔家用大网伸向鱼鹰身下,用力一拉,一条二十多斤的青鱼收在小舟里,众人一片欢呼!




1611118678506994_760.jpg
1611118692736299_304.jpg
1611118692753235_267.jpg
     

75

帖子

633

积分

418

金币

进士

Rank: 2

发表于 2021-1-21 11:32 来自移动版金湖论坛 | 显示全部楼层
故乡,王庄记忆。感谢网友们关爱!
1611199932780427_681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    

75

帖子

633

积分

418

金币

进士

Rank: 2

发表于 2021-1-21 18:24 来自移动版金湖论坛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的家
     我的家住在王庄第一排,三间土坯草屋深深地镌刻在我少年的记忆中。我家共七口人,父亲叫王万兴,王庄生产队队长,因排行第二,小辈们叫他二爷,我大爷家就在我家西隔壁。母亲王李氏,娘家是夹河李庄。
    大哥王保政,高中毕业。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大哥是大队兽医,经常不在家外出给乡里乡亲们家猪瞧病。二哥王保家,初中毕业,头脑活泛,印象中开拖拉机。
    大姐王保英,初中读完,后嫁到河下。二姐王保云,小学毕业后在家做家务。我是家中的老巴子。
    我很感恩苍天让我成为这个温暖有爱的大家庭里,因为是老小,所以备受父母哥哥姐姐们的照顾!
    我1966年出生时三年自然灾害早过去了,但是七口之家的日子还是异常艰难。
    早中晚饭都一样,都是照得见人影的菜粥。就这样,还常常上顿不接下顿。家里断炊的时候,瘦弱的母亲提着小提斗出去借粮。
    有一天放中学回家,我放下书包跑到门前的绿色池塘边洗手,跳板边清澈见底的河底鱼翔浅底,时不时地还有红鱼来到跳板边嬉戏。
    洗过手来到堂屋小桌前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中饭。我拿起筷子,却发现每天中午我的标配——一小袋米饭不见了,任性的我觉得非常委屈,起身跑了出去......

    “三儿,回来!”身后母亲追了出来,满眼泪水在凛冽寒风里伫立。
    那场景定格在我记忆长河里,慈祥的母亲平时我就发觉她咳咳喽喽的,让我更没想到的是积劳成疾的母亲患的是食道癌。1977年食道癌,即刻让一家人以泪洗面。一是当时这个病就是绝症,没法治;二即便能治,我们家也治不起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 夹河的大舅来看我妈,他说夹河有神医能治妈妈这种病,说是用勾我妈嗓子的障碍物就能治好妈妈的病。
    可怜的妈妈信以为真,一次次朝娘家走。可是,每次回来她的嗓子眼更堵了。
    1979年我上初中了,母亲这时已经骨瘦如柴,身体极度柔弱的她卧床不起。放学回到家,远远就听到西头房传来一阵阵咳嗽声。我赶紧跑进去,含泪叫了声妈妈,拿过妈妈枕头边一个铁皮罐子,对准妈妈的嘴,让她吐口痰。
    从此,母亲就在无边的疼痛煎熬着,日渐其瘦一家人晚上双膝着地,对着摇曳的灯火口中念叨着:“苍天在上,请你保佑我母亲,让她免于病痛!”
    每天晚上一家人就这样念叨着,可是母亲的病还是不见好转。   
    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熬着,终于这年五月妈妈油尽灯枯撒手西去。她是多么不舍这个简陋的家啊!十六岁嫁到王家,含辛茹苦拉扯着五个孩子,没享过一天好光景,五十三岁就含恨离开了人世!
    一贫如洗的七口之家如今就只有六口了,母亲走时五个儿女一个也没成功,大儿子年近三十还没个对象,父亲整天愁眉苦脸。
    分田到户后,我们家的日子慢慢好了起来。也就在这时,我在恩师吕正东兄弟俩的关注下,考上了淮安县前进中学,我家终于否极泰来迎来了阳光明媚的春天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选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