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金湖论坛

搜索
查看: 2207|回复: 0

[原创文学] 有一种温暖,叫关心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
75

帖子

633

积分

418

金币

进士

Rank: 2

发表于 2021-1-19 20:2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图文/湖水依漪

       老张头今年五十多了,他今年教初二数学,开学近两个月来心里头很郁闷。这天他端着茶杯静静地望着窗外,龙井的清香整理着记忆碎片,开学初的那一幕他始终忘不了。

       那是2019年9月1日下傍晚,初二数学组办公室一片忙碌。班主任们又开了一次会后都走进班级,为明天的开学做最后的准备。


       坐在后排的老张头看着课程表,他教两个班,一个九班,一个二班。办公桌上那卡通玻璃杯里热气袅绕着。咦,课比前少了,他自言自语道。再一次扫描了一下,果然数学初一一个班七节课,现在每个班六节。嗯,增加了一门物理,课少也很正常。

       年逾五十的老张头拿出手机把贴好的课表拍了下来,一边观察一边快速寻求方法记忆着。他看了一下二班的课好记,星期一第2节,星期二第1节,星期三第4节,还有第8节,星期四第3节,星期五第1节。他这样记忆:214831,214记作情人节,831用731来记。平时爱看抗日影视剧的他,把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深深刻在记忆里。

       九班课排序是162578,他这样记忆:一推六二五(算盘口诀)七上八下。

       提起记忆老张头还有一个得意的经历,前些年江苏卫视很火的《最强大脑》中国战队“找茬王”郑才千是他2003届的学生。老张头一直固执地认为智力第一要素就是记忆,前学后忘那怎么能学好数学?


       下班回到家不久,老张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他一看是年级主任打来的,连忙接听:“主任你好,有什么指示?”

      “张老师,你今年多大了?“

      “六六年生人,今年虚54.”

      “那也到学校照顾年龄了,有个事跟你说一下。从别的年级又来了一个数学老师,我们课教务处都排好了,领导人突如其来要安排他来初二教数学。”

       “噢。”老张头不笨,他即刻明白了自己必须要让出一个班来。

       “你看,你让哪个班给他呢?”果然主任说明来意。

       “那就九班吧。”尽管老张头知道九班的纪律比二班要好,课堂效率也明显一直优于二班,可他忽然想起暑假里二班班主任对他说过继续合作的话,于是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九班放下了,“主任,假期二班班主任给我打过关照,说过下学年我们继续合作的。”

       本来一下子工作量减少一半应该感到特别高兴,可老张头接完电话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失落。

       开学第一天,老张头神采奕奕地走进教室,简单的问候以及善意地提醒后就进入了新知探索。扫视这个二班,整体氛围让他一直比较揪心。后头的睡神一如既往地睡着大头觉,几个体育生涛声依旧。而班级里控制能力极弱的“熊大”与“神蛙”,还有山东出身的“小济南”,依然不时地滋扰课堂。让他不得不在关键时候停下来组织教学,这让老张头特别地心烦。

       熊大过早失去父爱,无形放荡的他不是一般的任性。想想这孩子也真可怜,所以他一直苦口婆心地说服教育他。奈何他属老鼠的,爪子一落地就忘记了,这让老张头特别纠结。


       老张头从熊大母亲汩汩流淌的双眸里,更多地读出家庭教育的无奈。一个单亲家庭,教育青春期如此张狂的不喑人事的大男孩,的确是让人伤透脑筋。说多了,孩子嫌烦;说少了,孩子惹事。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!

       鉴于此,老张头以他几十年的教学经验和强烈的责任心,耐心地教育全体同学。这一晃就是一个月。

       第一次月考,熊大数学考了95分,班级第一!老张头心里特别地激动,好小子这回你终于为自己挣了一回面子。从初一第一学期开始,聪明好插嘴的熊大,从来没考过班级第一。

       老张头立即向熊大母亲报告喜讯,疾速在二班QQ群中发出喜报,祝贺熊大数学考班级第一,荣任新一期数学课代表。其实,从心里老张头由衷地喜欢这个聪明的大熊,可他一直恨铁不成钢。他多么希望大熊能在他的打压之下,一改身上的坏毛病,从而一鹤冲天啊!

       他心想,这次熊大当上自己的数学课代表,总能和自己同心同德了吧。

       谁知,熊大还是我行我素,课堂上随便插嘴。不时地被老张头点名批评,要求其三缄其口。可熊大脸红脖子粗一会儿,又掉头和神蛙、小济南叽叽喳喳。

       不行!课堂是知识的主阵地,怎么能让这几个猴子耽误了全体同学的学习啊?!老张头决定要狠狠地敲打他们一下。

       第二天上午老张头走进课堂,并没有上新课“算术平方根”。看着几个调皮鬼还是顽劣不改,老张头一下子火了:“同学们,我是从不轻易发火的人。可是,眼看着有些同学任性胡为、屡教不改,张老师心里很不是滋味!我宣布,撤销熊大数学课代表职务,改由熊二担任。”

       现在的学生是很精明,甚至有点欺软怕硬。张老师一通脾气,换来的是教室内一片死寂。老张头观察着熊大的反应,只见他的脸比平时更红了。但是他不再亢奋,活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了课桌上,可这并不是老张头希望的。老张头深深地知道,发脾气是老师无能的体现。但是,他“软硬兼施”、“苦口婆心”的教育丝毫不见效,一向沉稳的他实在是忍无可忍......

       老张头坐在办公室内心情难以平静,他后悔今天对这帮孩子发脾气。天作孽犹可为,自作孽不可活,你又何必动怒呢?为了这几个熊孩子把饭碗丢了,值得吗?老张头在心里质问自己。他知道,素质真的不是装出来,一举一动之间绽放出来的自然,那才是一个人的素质。

       操场上跑操的节奏慢慢地停了下来,龙井茶的香味飘逸着,安抚着老张头心头的柔软。

       “张老师,我问你一道题。”一个熟悉的稚嫩的声线在耳边响起,老张头抬头一看是九班的一个女生小白。


       “什么问题,小白?”

       小白走近老张头悄声地说:“老师,听说您在二班发脾气了,千万保重......”

       蓦然间,老张头的内心不由地一颤。正在这时小预备音乐声起,小白挥挥手笑着跑出了办公室,和另一个内涵女生消失在走廊......

       老张头望着两个青春少年渐渐远去的背影,他的眼睛湿润了,心情一下子平静了很多......


1611058753723706_451.jpg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选推荐